回首頁

常用民法概要
 

(一)總則篇 (二)通則篇 (三)物權篇(四) 繼承篇(五)親屬篇

(一)總則篇

適用:
乃法律明定關於某一事項應適用該一事項之法規者而言。例如定金應適用民法第二四九條關於定金之規定。

準用:
乃法律為避免重複規定,明定關於某一事項,應適用與其類似事項之法規之謂。例如民法第四十一條規定,法人之清算之規定。

視為:
乃法律就某一特定事實之存在,賦予另一法律效果。即使另有反證,亦不因而喪失其效力。例如民法第二三條規定,因特定行為選定居所者,關於其行為,視為住所。

推定:
因有某種事實存在,一般情事,推測當事人之意思,從而認為有另一事實存在。惟若有反證,及失其效力。例如民法第九條第一項規定,受死亡宣告者,以判決內所確定死亡之時,推定其為死亡。惟若有反證上生存在世,則不在此限。

善意:
乃不知情事者也。例如民法第二七條第三項規定,對於董事代表權所加之限制,不得對抗善意第三人。

惡意:
乃知情者也。例如民法第九五六條至第九五八條之惡意占有人,係指知為他人之物而故意占有也。

權利能力:
即在法律上能夠享受權利並負擔義務的能力。在民法上,權利的主體始有權利能力,換言之,具有作為權利主體的資格或地位者,始有權利能力。

行為能力:
乃能獨立唯有效法律行為之能力。有廣狹兩義。廣義的行為能力,包括得為適法行為的能力,即法 律行為及準法律行為之能力,以及得為違法行為的能力,即債務不履行及侵權行為能力。狹義的行為能力則僅指得為適法行為的能力,又稱為「法律行為能力」。所謂行能能力,一般指狹義的行為能力,行為能力須以意思能力為前提,為了避免舉證上的困難,民法特別規定行為能力之有無,以年齡為一般的抽象標準。

意思能力:
係對於自己行為或其效果,能正常判斷、識別及預期之精神能力,亦稱「識別能力」。

責任能力(侵權行為能力):
乃對於侵權行為在法律上能負損害賠償責任之能力。此也以意思能力為基礎,民法第一八七條第一項規定,責任能力以行為人在行為時有無識別能力(意思能力),為認定之標準。

死亡宣告:
乃指自然人離去其住所或居所,生死不明達一定期間,法院為死亡的宣告,使之與真實死亡生同等效果。因為人失蹤之後,其有關的權利義務關係即無法確定。此種狀態若任其長久繼續,對社會對個人均為不利,例如配偶的關係、財產的繼承等,皆有妥為處理的必要。故法律特設死亡宣告制度,以解決自然人失蹤後所留下的困難問題。

限制行為能力:
民法第十三條第一項規定:「滿七歲以上之未成年人,有限制行為能力。」限制行為能力人並非完全欠缺行為能力,也非有完全的行為能力,其行為須得法定代理人的允許或承諾,始生效力。

禁治產:
係指對於心神喪失、或精神耗弱致不能處理自己事務者,法院得因本人、配偶、最近親屬二人,或檢察官之聲請,宣告禁治產,禁止其自己治理產業。受禁治產宣告者,及禁治產人,為無行為能力人。

人格權:
此係指權利人為維持其生存及能力所必要之權利,與其人格有不可分離之關係,而受法律保護者。例如生命、身體、自由、貞操、名譽、姓名、信用等權利,均屬之。人格權係一身專屬權,自不得為讓與或繼承。

住所:
即法律上生活關係之中心地。民法第二十條規定:「依一定事實
,足認以久住之意思,住於一定之地域者,即為設定其住所於該地。」依此規定,認定住所須有二項要件:(一)主觀的要件─久住的意思;(二)客觀的要件─居住的事實。

居所:
係為某種特定目的而暫時居住的處所。例如在外經商、求學就職等。居所的作用主要為代替住所,亦即在某種情況下擬制其為住所,以補充住所的效力。

法人:
係自然人以外,由法律所創設,得為權利及義務主體的團體。其與自然人置於同等主體地位,享有權利能力、行為能力及責任能力。但法人不能享有一般人格權,也不產生身份法上的法律關係。

社團法人:
以社員之結合為中心的法人。組織本身與組成人員(社員)明確分離,團體之行為由機關為之,社員透過總會參與團體意思的形成
,並監督機關的行為。團體之財產及負債均屬於團體,社員除應負擔出資外,不負任何責任。例如農會、公會、商會等,即屬之。

財團法人:
以獨立財產為中心之法人。換言之,係集合「財產」的組織,為達成一定目的而加以管理運用。其並無組成分子的個人,必須設立管理人,依捐助目的忠實管理財產,以維護不特定人的公益,並確保受益人的權益。例如私立學校、基金會、寺廟等均屬之。

公益法人:
以社會上不特定多數人的利益為目的的法人。主要以文化、學術、宗教、慈善等為目的。財團法人皆為公益法人。

營利法人:
以組成人員(社員)的利益為目的的法人,主要為公司、銀行等。營利法人必為社團法人。

董事:
為法人的必要機關,對外代表法人,對內執行職務,乃法人最重要的常設機關。

物:
我國民法對於「物」並未設定義性的規定。參酌各國立法例及我國民法制度,在解釋上宜注意以下幾點:
(一)不以有體性為要件;
(二)須具有支配可能性;
(三)須具有獨立性。

不動產:
民法第六十六條規定:「稱不動產者,謂土地及其定著物。不動產之出產物,尚未分離者,為該不動產之部分。」依此規定,民法上的不動產計有(一)土地、(二)土地之定著物、(三)未分離前之土地生產物。

動產:
民法對於動產並未作正面的立法解釋,僅從反面規定:「稱動產者,為前例所稱不動產以外之物。」(民六七)據此規定,不僅可移動之物在性質像均為動產,其不能移動,而非土地的「定著物」,也屬於動產。此外,在法律上得知配控制的各種自然力,在性質上也應該為動產。

主物:
此乃基於物的相互關係及效用所形成的主從機關。我民法關於主物之意義無直接規定,僅能於從物之規定上間接見之,即從物以外之物,均屬主物。申言之,具有主要而獨立效用之物稱為主物,例如手錶、汽車等。

從物:
民法第六八調第一項規定:「非主物之成分,常助主物之效用,而同屬於一人者,為從物。」申言之,僅有次要且附屬效用之物稱為從物。例如錶帶、備胎等。

原物:
產生孳息之物。如生蛋之母雞、產生利息之原本。

孳息:
係由原物所生的利息。通常是只有體物直接產出之物,但法律上採取採取廣義解釋,凡本於某種法律關係使用他人之物時,其所給與之物亦為孳息。

天然孳息:
民法第六九條第一項規定:「稱天然孳息者,謂果實、動物之產物,及其他依物之用法所收穫之出產物。」所謂「依物之用法」,宜採較為廣義的解釋,以符合現代經濟效用及日常生活的需要。

法定孳息:
民法第六九條第一項規定:「稱法定孳息者,謂利息、租金及其他因法律關係所得之收益。」依此規定,法定孳息係因使用物或權利,由各種法律關係所獲得之對價,法律關係包括法律規定及法律行為在內。

法律行為:
民法並未設有定義規定。在學理上一般認為,法律行為乃以意思表示為要素,依意思表示的內容而發生一定私法上效果的行為。

法律行為自由之原則(私法自治原則):
指在私法領域內,由當事人依其意思形成法律關係的原則,將法律行為建立在私法自治原則上,對內為「意思自主」,對外為「契約自由」,為現代民法加以尊重,使個人得充分發展其智慧與能力。

有償行為:
乃當事人一方為財產上的給付而取得他方對待給付的法律行為,例如買賣、租賃等行為。

無償行為:
乃當事人一方為財產上的給付而未取得他方對待給付的法律行為,如贈與、使用借貸等。

要式行為:
意思表示須一定方式為之,始能成立的法律行為,稱為要式行為。可分為兩種:須依法律規定的方式為法律行為者,稱為法定要式行為,有
(一)書面;
(二)公開儀式及二人證人;
(三)書面及二人證人;
(四)遺囑:
(五)向法院表示;須依當事人約定的方式為法行為者,稱為約定要式行為,通常為書面、證人簽章、或須經公證等方式。法定要式行為,未屐行一定方式時,則上依民法第七三條規定:「法律行為,不依法定方式者,無效。」但法律另有規定者,如民法第四二二條規定視為不定期限之租賃則依其規定發生其他效力。而約定要式行為,依民法一六六條規定:「契約當事人約定其契約須用一定方式者,在該方式未完成前,推定其契約不成立。」

不要式行為:
意思表示無須依一定方式為之的法律行為,稱為不要式行為。現代民法以方式自由為原則,除法律特別規定、當事人特別約定者外,均為不要式行為。

處分行為:
(一)乃直接使權利發生變動的法律行為,使現存權利直接發生移轉、變更或消滅的結果。
(二)其特徵在於處分權人於處分時不必請求他人為一定行為,權利直接發生變動(直接性);而其變動的效果對任何人均為有效(絕對性)。
(三)處分行為在性質上必須簡單明確,因此原則上都是無因行為。
(四)主要為物權行為及少數的準物權行為。
(五)以法律規定者為限,不能由當事人任意約定。
(六)為處分行為之人必須有處分權,否則「無權處分」。

負擔行為:
(一)又稱為義務行為,乃指雙方約定為一定給付的法律行為。
(二)一般債權行為均為負擔行為。
(三)負擔行為約定所應交付的標的物並不發生直接移轉權利的效力。
(四)通常為處分行為的基礎幾準備行為。
(五)原則上應以契約方式創設此項義務。
(六)負擔行為與其原因密切不可分,因此原則上為有因行為。

要物行為(踐成行為):
乃於意思表示外,尚須有物之交付始能成立的法律行為,如定金契約、寄託契約等,除意思表示外,尚須交付定金、寄託物始能成立。

不要物行為(諾成行為):
乃僅意思表示而成立的法律行為。法律行為以不要物行為為原則,僅於法律有規定時,始為要物行為。
脫法行為:以間接方法違反或以迂迴方式逃避禁止規定者,稱之。脫法行為通常經過巧妙設計,以形式上合法的手段,達成實質上的違法目的,例如以先扣利息、保證金等名義巧取利益,即屬民法第二○六條巧取利益範圍,應屬無效。

單獨行為:
又稱為一方行為,乃當事人一方的意思表示即可成立的法律行為,如撤銷錯誤的意思表示(民八八)。可再區分為有相對人的單獨行為,如撤銷錯誤表示應向相對人為之(民一一六Ⅱ),以及無相對人的單獨行為,如遺囑無須向任何人表示。

雙方行為(契約行為):
乃相對的意思表示趨於一致而成立的法律行為,如買賣契約(民三四五)。其有廣狹不同的含義,狹義的契約僅指債權契約而言,廣義的契約則包括債權契約、物權契約及身份契約在內。

受領能力:
非積極無意思表示,而是消極的受意思表示。然而非人人有受領能力,如無行為能力人受意思表示,須由法定代理人代理之。

意思表示:
乃表意人將其內心期望發生一定法律效果的意思,表示於外部的行為。

真意保留:
亦稱心中保留,或單獨虛偽表示。即「表意人無欲為其意思表示所拘束之意,而為意思表示者」(民八六),例如電視演員在演出中所為的意思表示,雖有意思表示行為,表意人卻不期望發生效力。

通謀虛偽表示:
乃「表意人與相對人通謀而為意思表示」(民八七Ⅰ)。例如債務人為逃避債務,與友人通謀,製造假債權。所謂通謀不僅雙方當事人皆欠缺內心的效果意思(非真意),且表意人此項非真意的意思表示對方所「明知」,並進一步相互故意為非真意的「合意」表示。

隱藏行為:
指虛偽意思表示中隱藏之真正法律行為而言。例如名為買賣而實為贈與。其表示之行為雖屬無效,但其隱藏之行為,則為當事人之真意,乃應認為有效,並適用該項法律行為之規定(民八七Ⅱ)。例如上例之買賣為無效,贈與為有效,應適用贈與之規定。

詐欺:
乃故意欺騙他人,使其陷於錯誤,並進而為不利於於自己,且本來不願意表示的意思。主要有兩種型態:(一)積極的虛構事實,例如將K金偽稱純金;(二)消極的隱匿事實,例如房屋裂痕漏水,故意掩飾否認,以避免表意人發現。此外,詐欺行為與表意人陷於錯誤並進而為意思表示,須具有相當因果關係。

脅迫:
乃故意預告危害,使他人發生恐怖,並進而為不利於自己,且本來不願意表示的意思表示。例如威脅他人,對其本人或親友的生命、身體、財產等有所不利,使表意人在心理上處於被強制狀態,不得不為承諾。脅迫行為與發生恐怖並進而為一定的意思表示,須有相當因果關係。

停止條件:
為限制法律行為發生效力之條件,於條件成就時始發生效力(民九九I)。例如甲與乙約定,乙在半年內出國留學則贈與機票一張。當事人為此項約定時贈與契約即已成立,但尚未發生效力,必須等到出國,條件成就時始發生效力,得請求給付機票,又稱為「開始條件」。

解除條件:
為促使法律行為的效力歸於消滅之條件,於條件成就時失其效力(民九九Ⅱ)。例如贈與機車一輛,如駕照考試不及格則返還。雙方約定時贈與契約即已成立。

法律行為之附款:
對於法律行為的效力加以限制者,稱為法律行為之附款,有「條件」、「期限」、及「負擔」三種。

代理:
係代理人於代理權限內,以本人(被代理人)名義向第三人為意思表示或由第三人受意思表示,而其效力直接歸屬於本人之行為(民一○三)。

自己代理:
代理人為本人與自己(代理人)之法律行為,稱之。例如代理人乙,一方面以本人名義代理本人甲出賣古董一件,一方面以自己之名義買受此古董。依民法第一○六條規定,原則上禁止自己代理,但(一)已經本人許諾者;(二)法律行為係專為履行債務者,則例外允許自己代理。

雙方代理:
代理人同時為本人又為第三人的代理人,而為雙方間的代理行為。例如代理人以代理本人甲書賣古董一件,同時又代理相對人丙買受此古董。依民法第一○六調規定,原則上禁止雙方代理,但(一)已經本人許諾者;(二)法律行為係專為履行債務者,則例外地允許雙方代理。

無權代理:
即代理人無代理權,以本人名義向第三人為意思表示,或由第三人受意思表示。有狹義的無權代理與表見代理兩種型態,前者之情形有四:(一)完全未經授權的代理行為;(二)授權行為無效的代理;(三)逾越代理權的代理,以及(四)代理權消滅後的代理。

無效行為:
無效的法律行為乃嚴重違反或欠缺生效要件的法律行為。主要因違反公益而不能產生應有之效力。例如違反強行規定(民七一)、違反公序良俗(民七二)、違反法定方式(民七三)等。所謂「無效」,指表意人內心所期望發生的法律效力終局的不發生,但並非不發生任何效力;通常依法律規定(非依當事人意思),發生損害賠償等法律效果。

無效行為之轉換:
民法第一一二條規定:「無效之法律行為,若具備他法律行為之要件,並因其情形,可認當事人若知其無效,即欲為他法律行為者,其他法律行為,仍為有效。」申言之,法律為尊重當事人意思,經由效果意思的解釋,使原本無效的法律行為轉換成其他有效的法律行為。其轉換的方式有二:(一)依法律規定轉換:例如「遲到的承諾,視為新要約」(民一六○Ⅰ);(二)依當事人意思而轉換:例如設定地上權契約無效時,可轉換為設定土地租賃契約。

撤銷:
撤銷一詞在民法上有不同的含義,一般採取狹義的撤銷概念,認為撤銷係指意思表示有瑕疵,經有撤銷權人撤銷後,使法律行為的效力溯及的歸於消滅。對於撤銷應注意以下幾點;(一)得撤銷之行為為法律行為;(二)撤銷以意思表示有瑕疵為前提;(三)撤銷者為已發生效力的法律行為;(四)應由撤銷權人為之;(五)的撤銷之行為因撤銷而溯及的喪失效力。

效力未定之法律行為:
係發生效力與否尚未確定,必須有他人承認或拒絕之行為介入,始能確定其效力的法律行為。此有兩種型態:(一)須得第三人同意之行為,例如限制行為能力人為意思表示或受意思表示,應得法定代理人之允許(民七七);(二)無權處分行為(民一一八)。

無權處分行為:
無權利人以自己名義就他人權利標的物所為之處分是也(民一一八)。如受寄人擅自出賣保管物品。所謂「無權利人」,指對權利標的物無處分權之人。而「處分」,專指直接以權利的發生、移轉、變更、消滅為內容的處分行為。

期日:
指不可分或視為不可分的某一特定的時刻,例如五月五日下午三時、十月十日等。期日在法律觀念上為時間過程中的某一個「點」,實際上「點」有長度,可能為一小時、一日或一星期,只是在法律上視為不可分的「點」。

期間:
為確定或可得確定之一定範圍內的時期,通常指一某一時刻至某一時刻的時間,所以期間在法律觀念上是「線」。例如租賃期間自元月起六個月、失蹤期間為七年等。

消滅時效:
指因長期間不行使權利而使請求權減損效力的時效制度,為喪失權利的原因。在性質上屬於狹義的時效。

取的時效:
指因長期間繼續占有而取得某種權利的時效制度,為取的權利的原因,在性質上屬於廣義的時效。規定在物權篇第七六八至七七二條,包括動產、不動產所有權及其他財產的取得。

時效中斷:
指在消滅時效期間進行中,由於不宜進行的事實發生,致已進行的期間歸於無效,並自事由終止時重新起算。中斷的事由有請求、承認、起訴,及與起訴有同一效力的事項四種(民一二九),均屬強行規定,當事人不得以法律行為增減其事項或排除其適用。

時效不完成:
指時效期間將近完成之際,對於權利人有不能或難於行使權利的事由存在,使時效暫時不完成。待至障礙事由消滅後再經過一定的期間,時效始能完成。

禁止權力濫用之原則:
羅馬法原有「行使自己之權利,對任何人接非不法」之原則,惟社會本位法律思想則認為權利本為社會的制度,有其客觀目的與任務,權利之行使並無絕對性,如有違背權利之社會任務,即屬權利之濫用,法律不予保護,故有禁止權利濫用之原則。二十世紀後德國、瑞士民法皆揭示此原則。我國民法仿照德國民法體例,於第一四八條確立禁止權利濫用的原則。二十世紀後德國、瑞士民法皆揭示此原則。我國民法仿照德國民法體例,於第一四八條確立禁止權利濫用的原則。

權利濫用:
係在外關上為權利的行使,實質上卻違反權利的社會性,因而不能認為正當行使權利的行為。一般認為行使權利而對於權利人無正當利益、行使權利而使義務人遭受與權利所得利益顯不相當的損失,或權利人以行使權利的方法加害於他人為目的者,都是權利濫用。民法第一四八條第一項規定:「權利之行使,不得違反公共利益,或以損害他人為主要目的。」即確定權利是否濫用之一種抽象、消極的標準。

自助行為:
「為保護自己權利,對於他人之自由或財產,施以拘束、押收或毀損者」,稱為自助行為,但必須權利人時機緊迫,不及受法院或其他有關機關援助,而且非於其其時為之,則請求權不得實施或其實施有困難者為限(民一五一)。自助行為只是暫時性的保全措施,以防將來權利的實現困難,而非有權利人直接以自立強制實現權利的內容。

權利變更:
乃權利存在之形態有所改易或增減是也。其本質並未變更,權利的變更非原權利消滅,另生新權利,而是承續性的形態變化,如借貸因債務人之事由致給付不能時,變為損害賠償之債(民二二六),而其上之擔保債權或質權仍然存在。


(二)通則篇

契約:有廣狹二義。廣義的契約乃以發生私法上效果為目的之一切合意的總稱,不僅以發生債權為目的之合意,屬於契約,即單純以物權之變動為目的之合意,或以債權之讓與為目的之合意,以至於以其他身份關係之成立或變更為目的之合意等,均屬之。狹義的契約即專指債之契約而言,乃以發生債之關係為目的,而由兩個以上對立之意思表示所合致的法律行為。

要約:乃以締結契約為目的,而喚起相對人承諾之一種意思表示。例如:貨物標定賣價陳列(民一五四Ⅱ本文)

要約之引誘:為一種意思通知,其目的雖亦在於締結契約,但其作用乃僅能喚起他人向自己為要約,必須更經自己承諾後始能成立契約,例如:商品貨樣之寄送、小販沿街之叫賣等均屬之。

懸賞廣告:乃廣告人以廣告聲明,對於完成一定行為之人,給與報酬之意思表示(民一六四)

無因管理:乃未受委任、並無義務,而為他人管理事務之行為(民一七二)。其管理他人之事務者謂之管理人,而受管理事務之他人謂之本人。

不當得利:乃無法律上之原因,而受利益致他人受損害者,應負返還義務之一種事件。例如:以他人之物出租而得租金。

故意:即行為人對於構成侵權行為之事實,明知並有意使其發生,或預見其發生,而其發生違背其本意。易言之,故意乃明知其行為可生一定之結果,而竟有意為之之一種心理狀態。

過失:即行為人雖非故意,但按期情節應注意並能注意而不注意,或對於構成侵權行為知識,雖預見其發生,而確信其不發生。易言之,過失乃怠於注意之一種心理狀態。

種類之債:以種類中一定數量只是給付物之債也。其給付之標的物為限,不包括權利或行為在內。

貨幣之債:以給付一定數額之貨幣為標的之債也。貨幣亦稱金錢,故貨幣之債亦稱金錢之債,損害賠償之債,亦多為貨幣之債。

約定利息:及依當事人之契約所發生之利息。

法定利息:即依法律規定當然發生之利息。民法上所訂之法定利息甚多,但歸納之不外下列:(一)遲延利息;(二)墊費利息;(三)擬制利息;(四)附加利息。

遲延利息:即金錢債務於給付遲延後應付之利息。此種利息雖亦名為利息,但上卻兼有損害賠償之性質。

約定利率:係依法律行為所約定之利率。約定利率之高低,自應由當事人任意約定,惟法律附債務人計,設有約定利率之限制民二零四~二零六)。

法定利率:係由法律規定之利率。依民法第二零三條規定:「應付利息之債務,其利率未經,亦無法律可據者,週年利率為百分之五。」此外,利率管理條例第六條規定:「應付利息金錢債務,其利率未經約定址,債務人得請求按照當地中央銀行核定之放款日拆二分之一計算為本條例已於民國七十四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公佈廢止,金不復適用該條力之規定。

複利:乃將以生之利息滾入原本,再生利息之謂。複利較單利為重,對於債務人不利,故法例原則上加以禁止,我民法亦然,於第二零七條規定:「利息不得滾入原本再生利息;但本人以書面約定,利息遲付逾一年後,經催告而不償還時,債權人得將遲付之利息滾入原本其約定。」「前項規定如商業上另有習慣者,不適用之。」可見我民法以禁止複利為原則,許複利為例外。

選擇之債:乃餘數宗給付中,得選定其一以為給付之債也;又給付之十、地或方法得選擇者說亦認為選擇之債。

誠實信用原則:乃斟酌各事件之特別情形,較量雙方當事人之彼此利益,務使在交易上公當之一種法律原則。此原則乃道德觀念之法律化,說者不一,有認為係社會之理想者;有認為人人可期待之交易上道德的基礎者;有認為與羅馬法上之一般的惡意抗辯同期意義者;有認為就當事人雙方之利益公平較量者。我學者多採最後一說。民法第二一九條規定:「行使債權實行義務,應依誠實信用方法。」

給付不能:即債務人不能依債之本旨履行債務之狀態。屬於債務不履行之一種。有此之給付,係指嗣後不能,永久不能而言,至於事實不能法律不能,客觀不能與主觀不能於此無實益。

不完全給付:亦稱不完全履行,乃債務人不依債之本旨所為之給付是也。所謂未依債之本旨有兩類:(一)瑕疵給付,即債務人所為之給付含有瑕疵之謂。(二)加害給付,債務人之給付不但瑕疵,且因其瑕疵至債權人遭受其他損害。例如:給付有傳染病之家畜,致債權人之原有家受傳染。

給付拒絕:乃債務人能為給付而違法的表示,不為給付之意思通知也。

代位權:乃債權人為保全其債權,得以自己之名義,行使債務人權利之權利也。債權人行使權利,係居於間接地位,故稱之為間接訴權。又因債權人係代債務人行使其權利,故稱之為訴權。

撤銷權:乃債權人對於債務人所為有害債權之行為,得聲請撤銷之權利也。亦稱廢罷訴權,須於審判上行使,但仍非訴訟法上之權利,而係實體法上之權利。例如:債務人將自己之場償贈與,致債權人不得受清償時,債權人即可聲請將之撤銷。

定金:乃以確保契約之履行為目的,由當事人之一方交付他方之金錢或其他代替物。

違約金:有以確保債務之履行為目的,由當事人約定債務人於債務不履行時,所應支付之金(民二五零)。違約金之標的物須為金錢,其以金錢以外給付充之者,祇可謂為準違約金(民二五三)。

同時履行抗辯權:乃雙務契約之各當事人,於他方當事人未為對待給付前,得拒絕自己履行權利也。其作用僅能暫時拒絕履行,亦即僅使債權之行使延期,而非對於他方債權之否認,故長期的抗辯,非否認的抗辯權,因而他方一旦為對待給付,則此權利即歸消滅;然若他方一日對待給付,則此權利亦一日存在,故此權利本身無消滅時效之問題。又此權利係本於公平原設,蓋自己不為對待給付,僅請他人給付,實欠公平,故法律乃予被請求此種權利以資對。

涉他契約:係指甲乙兩個人間之契約,其內容涉及第三人丙。其中:(一)甲乙雙方約定,由一第三人丙向另一方為給付者,謂之「向第三人給付之契約」。此等契約在羅馬原則上不承認,蓋認為契約力應不及於第三人。近視各國立法以事實上之需要,且基於契約自由原則,承認涉他契約。

可分之責:亦稱分割之債或聯合之債,乃以同一可分給付為標的,而其義務或權利應分擔或之複數主體之債。

連帶之債:乃以同一給付為標的,債務人或債權人間具有連帶關係之複數主體之債。債權人人時,稱為連帶債權,亦稱自動的連帶。債務人為數人時,稱為連帶債務,亦稱被動的連帶。

連帶債務:亦稱被動的連帶。乃以同一給付為標的,依當事人明示或法律規定,各債務人間連帶關係之複數主體之債務。連帶債務之債權人可以對債務人中之一人或數人或全體,同時候請求全部或一部之給付。

不可分之債:乃以同一不可分給付為標的之複數主體之債也。民法第二九二條規定,數人負有債務,或有同一債權,而其給付不可分者,即指此而言。

債權讓與:即以移轉債權為標的之契約。其契約之當事人為讓與人(舊債權人)及受讓人(權人)。至於債務人,則非契約之當事人。

債務承擔:乃以移轉債務為標的之契約。以承擔後就債務人是否免費為區別標準,可分為兩種:一為免費的債務承擔,一為併存的債務承擔。

提存:乃清償人以消滅債務為目的,將其給付為債權人寄託於提存所之行為也。有由於法律訂定者,有由於權利人請求者。

抵銷:乃二人互負債務,而其給付種類相同,並均屆清償期時,各得使債務與他方之對額,同歸消滅之一方的意思表示。例如甲對乙負有一千元之存款債務,乙對甲負有五百元之貸債務,若均屆清償期時,甲或乙任何一方均得單獨表示抵銷,於是雙方債務及同時消滅五百元,結果只有甲尚欠乙五百元,故抵銷為債之消滅的一個獨立原因。

第三人之清償代位權:就債之履行有利害關係之第三人為清償者,就清償之限度內,得以自己定義,代位行使債權之權利,但不得有害於債權人之利益(民三一二),此項代位行使,叫做清償代位權。
代物清償:乃債權人受領他種給付,以代原定給付,使債之關係消滅之契約(民三一九)。

拍賣:乃由多數應買人公開出價中,擇其最高者,與之訂立契約之一種競爭買賣。

買回:乃出賣人以將來買回其所出賣之標的物為目的,而於買賣契約中保留買回權利之再買契約。

互易:乃當事人雙方約定互相移轉金錢以外之財產權的契約。

交互計算:乃當事人約定一方以物租與他方使用收益,他方支付租金之契約(民四二一Ⅰ)。

贈與:乃當事人一方以自己之財產,為無償給與他方之意思表示,經他方允售而生效之契約。

租賃:乃當事人約定一方以物租與他方使用收益,他方支付租金之契約。

使用借貸:乃當事人約定,一方以物,無償貸與他方使用,他方與使用後,返還其物之契約(四六四)。

消費借貸:乃當事人約定,一方移轉金錢或其他代替物之所有權於他方,而他方以種類、品質數量相同之物返還之契約。

僱傭:乃當事人約定,一方於一定或不定支期限內,為他方服勞務,他方給付報酬之契約。

承攬:乃當事人約定,一方為他方完成一定之工作,他方俟工作完成,給付報酬之契約。

法定抵押權:乃為擔保特定債權,依法律規定而當然發生之一種抵押權
。即民法第五一三條「承攬之工作為建築物或其他土地之工作物,或為此等物之重大修繕者,承攬人就承攬關係所知債權,對於其工作所負之定作人之不動產有抵押權」之規定。此種抵押權無須當事人之設定,故其生效不以登記為必要,並准用民法物權篇抵押權章之規定。

委任:乃當事人約定,一方委託他方處理事務,他方允為處理之契約。

經理人:乃有為商號管理事務,及為其簽名之權利的人。

代辦商:乃非經理人而受商號之委託,於一定處所或一定區域內,以該商號之名義,辦理其事之全部或一部之人(民五五八Ⅰ)。

居間:乃當事人約定,一方委託他方處理事務,他方允為處理之契約(民五二八)。

行紀:乃以自己之名義,為他人計算,為動產之買賣或其他商業上之交易,而受報酬之營業。

寄託:乃當事人一方以物交付他方,他方允為保管之契約。

消費寄託:乃以代替物為寄託之標的,約定寄託之所有權移轉於受寄人,並由受寄人以種類、品質、數量相同之物返還之一種特殊寄託。

法定寄託:乃依法律規定所成立之寄託關係。此種寄託並非依當事人之意思而成立,而係具備法律所定之要件時,當事人之一方面須負其責任,我民法第六零六條以下所定之主人的責任即屬。法定寄託之當事人,一方為旅店、飲食店、浴室主人(居於受寄人之地位),一方為客人(相當於寄託人之地位)。

指示證券:乃指示他人將金錢、有價證券或其他代替物給付第三人證券(民七一零一Ⅰ)。

無記名證券:乃持有人對於發行人得請求其一所記載之內容為給付之契約(民七三六)。

和解:乃當事人約定,一方於他方之債務人不履行債務時,由其代負履行責任之契約(民七三九)。

保證:乃當事人約定,一方於他方之債務人不履行債務時,由其代負履行責任之契約(民七三九)。

先訴抗辯權:乃保證人與債權人未就主債務人之財產強制而無效果前,對於債權人得拒絕債之權利(民七四五)。此乃基於保證人之地位,持有之權利,惟保證人始有之,其他債務人無此項權利。

 

(三)物權篇


物權:乃直接支配其標的物,而享受其利益之具有排他性的權利也。

物權法定主義:民法為保護交易安全及維持社會經濟制度,對於物權種類及內容採法定主義,第七五七條規定:「物權除本法或其他法律有規定外,不得創設。」申言之,除民法及其他法(如漁業法、礦業法)有規定之物權外,當事人不得任意創設物權。

所有權:乃一般的、全面的支配其客體而具有彈性及永久性的物權。其具有三種性質:(1)完全性:及所有權不可分割而分屬於數人。(2)整體性。(3)彈性,及所有權上可任意設定各種物權。

取得時效:乃由於占有持續一定期間,發生取得權利效果之法律事實也。占有的情形各有不同,權利客體亦各異,自各有不同的規定。

建築物之區分所有:即數人區分一建築物而各有其一部份之謂(民七九九)。例如一樓三層,甲乙丙三各有一層,此為縱的區分;又如平房三間,甲乙丙三人各有一間,此乃橫的區分。區分所有,不論其區分為縱或為橫,其所有權之行使,僅能及於所分有之部分,而不能達於全部;但區分所有不無共有部份,例如樓梯、走廊、廁所等在法律上推定其為共有,從而即為各區分所有人權利義務之所及。

時效:乃一定之事實狀態,繼續達一定期間,法律上遂不問此種事實狀態究竟是否與真實之權利關係相一致,而逕認定其具有權利關係之一種制度。其又分為「取得時效」與「消滅時效」兩種。

先占:即先占者以所有之意思,先於他人占有無主動產,而取得其所有權之事實也。如狩獵、捕魚,即其適例。

即時取得:乃動產所有權一種特殊的取得原因,即動產所有權之移轉,縱讓與人無讓與之權利,而受讓人係以善意讓其占有者,仍即時取得其所有權之謂,故亦稱「善意受讓」。

共有:乃一物之所有權同時由多數人享有之狀態也。按一物之上雖不可同時成立兩個以上之所有權,然而一個所有權同時由多數人享有,則尚無不可,蓋權利固應有其主體,但其本體之為單數或複數,自然限制之必要,故各國民法莫不承認共有之制度。

分別共有:乃數人按其應有部份,對於一物共享其所有權之謂。此種共有為共有之常態,故亦成「通常共有」,我民法第八一七條逕稱為「共有」。

應有部份:乃各共有人對於該所有權在分量上應享有之部分,此部份既非所有權標的物之劃分,亦非所有權作用之割裂,乃各分別共有行使其權利範圍之比例。至於應有部份之多寡,自應分別共有成立之原因而定。

公同共有:乃數人基於公同關係,而共享一物之所有權之謂。公同共有既基於公同關係,即缺此關係即不得謂之公同共有,惟此關係就如何始發生,依我民法之規定,其原因有二:(1)法律規定者:如數繼承人對於未分割之遺產(民一一五一)。(2)契約訂定者,如合夥契約。此外亦有由單獨行為(遺囑)或習慣而生者,如我國之祠堂。

地上權:乃以他人土地上有建築物或其他工作物或竹木為目的,而使用其土地之權。地上權係以使用他人土地為內容,故其標的物為土地,而非建築物等工作物,故建築工作物不必於地上權定時即屬存在,而工作物雖已滅失,地上權亦不因之而消滅。

永佃權:謂支付佃租永久在他人土地上為耕作或牧畜之權。故永佃權為永久存續之權利,不得定有期限,其定有期限者,視為租賃。

地役權:謂以他人土地供自己土地便宜之用之權利。地役權之成立,以有兩土地之存在為必要,享有地役權之地,謂之「需役地」,供其使用之地,稱為「供役地」,供役地僅以土地為限,建築物不包括在內,而土地原則上又須為他人所有,於自己土地不須自設地役權。至於所謂「便宜」,法無限制,一任當事人自由訂定,但須於不違背強行法規及公序良俗之範圍內為之。

擔保物權:以確保在物之清償為目的,而於債務人或第三人之特定物或權利上所設定一種限定物權。

抵押權:抵押權有廣狹兩義,狹義抵押權即民法物權篇(民八六○條以下)所定之抵押權,謂對於債務人或第三人不移轉占有而供擔保之不動產,得就其賣得價金受清償之權,一般單稱抵押權時即多指此而言。廣義抵押權則除此狹義抵押權外,復包括其他特殊抵押權在內。

法定地上權:乃為土地及其建築物同屬一人所有,而僅以土地或僅以建築物為抵押者,於抵押物拍賣時,視為已有地上權之設定(民八七六Ⅰ)。又如土地及其土地之建築物同屬於一人所有,而以土地及土地上之建築物為抵押者,一經拍賣,其土地與建築物之拍定人各異時,亦視為地上權之設定(民八七六Ⅱ)。如此因抵押權實行之結果,必然發生之地上權,謂之法定地上權。

最高限額抵押權:乃對於由繼續的法律關係將來可發生之債權,預定一最高限度額,而以抵押物擔保之一種特殊抵押權。申言之,最高限額抵押權不以先有債權之存在為必要,屬於為將來債權擔保之一種特殊抵押權。此種抵押權不惟其債權之發生屬於將來,及其債權之數額,現亦未為確定,僅預定一最高限度額,作為抵押權擔保範圍之標準而已,故亦稱「限定額抵押」。

動產質權:指因擔保債權,占有由債權人或三人移交之動產,得就其賣得價金受清償之權,動產質權,必須移轉占有質物始生效力。

權利質權:乃以可讓與之權利為標的物所成立之質權。除民法有特別規定外,權利質權準用關於動產質權之規定(民九○一)。

典權:謂支付典價,占有他人之不動產,而為使用收益之物權也(民九一一)。典權為我國特有之制度,他國別無是例。

留置權:乃債權人占有屬於債務人之動產而具有一定之要件者,未受清償前得留置其動產之擔保物權(民九二八)。所謂具有一定之要件,係指(1)債權已屆清償期者;(2)債權之發生與該動產牽連之關係者;(3)其動產非因侵權行為而占有者。

占有:我民法第九四○規定:「對於物有事實上管領之力者為占有人。」據此可知,占有者乃對於物有事實上管領力之謂。亦即占有乃事實而非權利,惟法律賦予種種效力。

 

(四) 繼承篇

應繼分:謂各繼承人對遺產上之一切權利義務,所得繼承之比例也。遺產之應繼分,以遺產繼承人有二人以上為其前提,倘繼承人僅一人,則不適用關於應繼分之規定。

代位繼承:謂於第一順序繼承人中,有一人或數人,於繼承開始前死亡或失繼承權時,由其直系血親卑親屬,承襲被代位人之繼承順序,直接繼承被繼承(民一一四○)。又稱為代襲繼承或承祖繼承。

繼承回復請求權:乃繼承權被侵害時,被害人(真正繼承人)或其法定代理人所得請求回復之權利也(民一一四六I)。所謂繼承權被侵害者(乃指應繼承而未得繼承而言。此不僅於遺產分割時見之,即在遺產未分割前,例如父死亡後,其子以繼承全部遺產久狀態,實際上行使其權利,而置其姊妹之繼承權於不顧,亦不失其為繼承權之侵害。

限定繼承:係繼承人限定以因繼承所得之遺產,償還被繼承人債務之意思表示(民一一五四)。吾國民法上,限定繼承係繼承之特例,非因繼承開始即當然發生,故繼承如欲限定繼承,須於法定期間內,以一定方式,為限定繼承之意思表示。

拋棄繼承:謂消滅繼承效力之單獨行為也。吾國民法上,繼承之效力,因繼承之開始當然發生,不待當事人之意思表示而後發生。但於一定期間內,繼承人得否認繼承就其個人發生效力。在採取身分繼承制之下,原不許繼承人拋棄繼承。現行民法已廢除宗祧繼承制,而採取財產繼承制,故繼承人皆可拋棄繼承。

歸扣:指被繼承人在繼承開始前,因繼承人之結婚、分居或營業而為財產之贈與,通常無使受贈人特受利益之意思,不過因遇此等事由,就其日後終應繼承之財產預行撥給而已,故除被繼承人於贈與時有反對之意思表示外,應將該贈與價額加入繼承開始時被繼承人所有之財產中,為應繼財產(民一一七三)。

無人承認之繼承:又稱為繼承人之曠缺,為繼承人有無不明之繼承。申言之,即繼承開始時,無繼承人出面承認繼承,而繼承人有無又不可得而知之謂也(民一一七七)。故明知有繼承人而該繼承人未出面承認繼承者,固不得謂為無人承認之繼承,縱為明知其無繼承人者,即清理之「戶絕財產」,亦與無人承認之繼承有別也。

遺贈:係某人(遺囑人),以遺囑對他人(受遺贈人),無償讓財產上之利益也。析言之:(1)遺贈係以遺囑為之;(2)遺贈係對於受遺贈人之讓與;(3)遺贈係財產利益之讓與;(4)遺贈係無償讓與。

特留分:即被繼承人以遺囑為無償處分遺產時,應為其法定繼承人,特留一部之財產為應繼財產,而不能為全部處分之謂也。所謂特留一部之財產,非指被繼承人某種之財產,乃就其財產額之一定部分而言。

特留分扣減權:因被繼承人之處分行為,繼承人之特留分被侵害時,法律應加以保全,此特留分保全之權利,乃特留分權利。而其實現之方法,吾國民法第一二二五條規定:應得特留分之人,因被繼承人所為之遺贈,致其應得之數不足者,得按其應得不足之數扣減之,即所謂扣減權。

(五)親屬篇

親屬:有廣狹兩義,廣義的親屬為血親、配偶及姻親之總稱;狹義的親屬,則僅指血親及姻親而言。我國民法上之親屬通說採廣義說。

直系血親:民法第九六七條第一項規定:「稱直系血親者,為己身所從出或從以身所出之血親。」因此,曾祖父母、祖(外祖)父母、父母皆為己身所從出之直系血親,又稱直系血親尊親屬。子女、孫(外孫)子女,都是有己身所出之人,又稱直系血親卑親屬。

旁系親屬:民法第九六七條第二項規定:「稱旁系血親者,為非直系血親,而與己身出於同源之血親。」例如伯、叔、姑、姨、舅、兄弟姊妹、堂(表)兄弟姊妹。

法定血親:指本無自然的血統關係,而法律認其有血統關係之血親也。又稱為擬制血親。在民法上,養父母與養子女之關係(民一○七七),養父母與養父母之婚生子女的關係即是。

姻親:即因婚姻而發生之親屬關係也。一般立法例,以配偶之一方與他方之血親間之關係為姻親,故凡有姻親關係者,兩親屬中之一方須為夫或妻。換言之,依民法第九六九條之規定,姻親包括血親之配偶,配偶之血親、及配偶之血親之配偶。例如兄弟之妻、姊妹之夫、配偶之父母、或伯叔父等。

婚約:指男女雙方以將來結婚為目的之預行約定,而使當事人所受之一種法律上的拘束。婚約非結婚前必須履踐之契約,僅通常先有婚約而後結婚而已。婚約之締結,通常稱為訂婚。
重婚:舊法僅有配偶者重為婚姻方為重婚、新修正之親屬法則復規定,一人同時與二人以上結婚,亦為重婚(民九八五I、II)。

特有財產:依民法第一○一三條規定,(1)專供夫或妻個人使用之物,(2)夫或妻職業上必需之物,(3)夫或妻所受之贈物,經贈與人聲明為其特有財產者,此三者各為夫或妻之特有財產。又稱為保留財產。此範圍內之特有財產,不許當事人依自由意思加以變更,故可稱為法定特有財產。此外,夫妻尚可依契約,訂定一定財產為其特有財產(民一○一四)。法定與約定特有財產,皆適用關於分別財產制之規定(民一○一五),但在聯合財產制之下,通說解釋為不能承認約定有財產。

原有財產:夫妻財產制,本應以夫妻之一切財產為其對象,其組成夫妻財產制之財產,謂之原有財產。民法第一○一七條規定,聯合財產中、夫或妻於結婚時所有之財產及婚姻關係存續中因繼承或其他無償取得之財產,為夫或妻之原有財產,各保有所有權。於聯合財產中不能證明為夫或妻所有財產者,推定夫妻共有之原有財產。

法定財產制:謂婚姻當事人未訂定夫妻財產契約時,依法律規定,適用於夫妻間之財產制度也。吾國民法在通常情形,以聯合財產制為法定財產制。依此,結婚時屬於夫妻之財產,及婚姻關係存續中,夫妻所取得的財產,除夫妻之特有財產外,均集中管理、使用及收益。

分別財產制:即夫妻各保有其結婚前及結婚後之財產的所有權,而用益權及處分權亦不發生任何變動之夫妻財產制度(民一○四四)。在此制度之下,無所謂分割及清算方法。吾國民法以此為通常約定財產制之一種,又以此為非常法定財產制(民一○○九至一○一一)。

婚生子女:係指由婚姻關係受胎而生之子女也(民一○六一)。須具備次述要件:(1)其父母之間有婚姻關係,(2)為其生父之妻所分娩,(3)其受胎係在婚關係存續中,(4)為其生母之夫的血統。上述(1)、(2)要件之證明固非難事;反之,(3)及(4)要件之證明實有困難,故吾國民法特規定兩種法律上之規定:一為受胎期間之推定(民一○六二),一為夫之子女的推定(民一○六三I)

養子女:即收養他人之子女為自己之子女。其收養者為養父或養母,被收養者為養子女。

親屬會議:乃以親屬為會員之會議機關,為處理民法上所規定之事項,由當事人、法定代理人、或其他利害關係人所召集之會議也(民一一二九)。此項會議,性質上非法律上權利義務之主體,且非常設之機關。



 

回首頁